屋角斜阳打肖

作者:社会万象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8-02 08:20:11

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

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《招魂》 :

车子翻过两座山头,周伟看见远处隐约现出一座村庄。山上岚雾环绕,车窗上蒙上一层水汽。周伟指着那个村庄问:“林教授,那就是灵木庄?”


  坐在前面的林教授回过头说:“是啊,你别看它隐在这山里,却是县志里记载的当地历史最悠久的村庄,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。这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争取下来的。我们一定要把这次的课题做好。”

  苏丽一直没有说话,也许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大山,她的表情流露的更多是惊奇。周伟一直不相信,这个身形弱小的女孩竟然会是医学系的高才生。

  看那样子,也许,她连手术刀都抓不稳吧,想到这里,周伟不禁轻轻笑了起来。

  车子终于到了灵木庄,周伟看见在庄外放了一些大小不一的长形物体,上面用白色的塑料单子遮盖着。

  “那些是什么?”周伟不解地问道。

  “哦,那是灵柩。灵木庄的习俗和别的地方不一样,亲人死后,他们便把装过亲人尸体的灵柩摆放在庄边,意思是亲人虽然死了,可他的音容还在。县志里记载过灵木庄这种奇怪的葬礼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林教授说道。

  看着那些灵柩,周伟心里不禁一寒。忽然,他看见在那些灵柩中间竟然站了一个人,是个老人,穿着黑色的棉布衣裳,冷冷地看着周伟。

  “那,那里有人!”周伟慌忙喊道。

  “哪里?哪里?”林教授转头问道。

  周伟愣住了,刚刚瞪着他的那个老人竟然不见了。周伟的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。

  “一个大男生,疑神疑鬼的。”苏丽冷笑一声说道。

  周伟一听,不禁来气,却又不好说什么。

  车子停了下来,一个男人向他们走过来:“你好,你是秦县长说的林医生吧!我是村长王喜贵。”

  林教授笑笑说:“你好,王村长麻烦你了,这两个是我的学生。”

  周伟和苏丽向他点了点头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一进灵木庄周伟便觉得浑身不舒服。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。

  王村长带着他们来到了自己家里。周伟把行李放了下来,抬眼打量了下周围。王村长的家是那种典型的农家小户,墙上挂满了成束的玉米。王村长进屋端了三个碗,提着一个暖壶走了出来。

  “来,林医生。喝点水吧。”王村长把碗放到院子里的石桌子上。

  这时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从旁边屋子传了出来。林教授看了看王村长问:“家里有病人?”

  “林医生,真厉害。是我老婆,老毛病。怕风,又传染。所以一个人在里屋住着。”王村长笑笑说道。

  林教授一听,把碗一放,说:“那我看看去吧。”说完,站起身往里屋走去,王村长慌忙跟过去。

  周伟真的有点佩服林教授了,单凭一声轻微的咳嗽,便能听出有病。

  王村长的老婆坐在床上,整个身子被衣服裹得密不透风,只露出两个眼睛。看见林教授,显得有点慌乱无措。

  “林医生,这病传染。还是不看了吧?”王村长讪讪地说道。

  “没事。来,嫂子,让我看看。”说着,林教授坐到床边,拉住王村长老婆的手。村长老婆却叫了一声。迅速把手缩了回去。短短的一瞬,周伟还是看见她胳膊上有几块明显的疤痕。

  “这,她见不得生人。”王村长抱歉地说道。

  “那,那以后吧。”林教授有点尴尬。

  出门的时候,一个念头猛的闪过周伟的脑子,刚刚王村长老婆手上的那几块疤痕,像是尸斑!对,应该是刚刚形成不久。想到这里,周伟不禁一惊。他转头又往里看了看。村长老婆正直直地看着他们,目光冰冷慑人,周伟慌忙走了出去。

  周伟看了看表,已经晚上八点多了。林教授还没回来,吃饭的时候,王村长过来喊他们去喝酒。周伟不善饮酒,便推辞了。谁知道苏丽竟然也跟着去了,只剩周伟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房间里。

  窗外,天已经黑了。远处亮着些许灯光,周伟这才发现自己住的地方竟然在灵木庄的最西头,离庄边还要一段路程。

  “啊,呀呀。叫声张生,你听好……”突然一声凄厉的女声传进了周伟的耳朵,周伟惊起一身鸡皮疙瘩。他走到门边听了听,外面除了呼呼的风声,再无其他声音。

  难道听错了?不可能啊!周伟想着,打开了门。

  一个女人脸上画着戏妆,红色的染料涂在嘴上,愣愣地看着开门的周伟。周伟呆了几秒,接着惊声喊道:“你,你是谁啊?”

  那个女人忽然笑了:“张生。”说着向周伟走过来。

  周伟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,你他妈的谁啊!”说完一把推开那个女人,疯了一样往庄里跑去。

  周伟撞开村长家门时,林教授正和王村长告别准备离去。看见周伟狼狈的样子,不禁愣住了。

  “鬼!不,一个神经病女人……我,我……”周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。

  “周伟,你怎么了?慢慢说。”林教授扶住周伟说道。

  听完周伟的叙说,王村长笑了起来:“实在不好意思啊!忘了和你说了,那个是刘寡妇。她的丈夫两年前去灵木山采药材,不幸摔死了。后来,她就疯了。每天晚上胡乱唱戏,你别见怪,她没有恶意的。”

  听完王村长的话,林教授拍了拍周伟说:“没事的。看把你吓的。”

  回去的路上,周伟问林教授:“怎么不见苏丽啊!”

  林教授说:“苏丽晚上睡在王村长的老屋。”

  周伟心里不禁有点敬佩苏丽,想不到那样弱小的一个女生,胆子倒挺大的。

  周伟想了想低声说道:“林教授,我总觉得这里不对,好像邪的很。”

  “有什么不对?”林教授问道。

  “还记得那个王村长的老婆吗?你帮她看病时,我无意中看到了她手上的斑块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。那是尸斑,看情况才刚刚形成。”周伟说道。

  “你,看清了?”林教授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千真万确,我主课是外科。那真的是尸斑,因为刚刚形成不久,所以还是坠积期。”周伟坚定地说道。

  “周伟啊,你知道麻风病吗?”林教授看看他问道。
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中国军事 | 国际军事 | 军情观察 | 军事历史 | 世界导弹 | 军事图片 | 军事壁纸 | 118图库彩图 | 航母解密 | 本地新闻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香港三中三免费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趣事 | 济公心水论坛 | 港台娱乐 | 综艺新闻 | 点击数: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我们
旭驴军事网 版权所有
粤ICP备08017096号-3